400-9928-599

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

 

北京金家源虫草种植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52312313 

                    13601154789

中科院研究最新成果:冬虫夏草不含抗癌成分,蛹虫草里有
2018/1/29

 

蛹虫草于柞蚕上的生长形态。 中科院上海植生生态所图

虫草有1500多种,但不是所有的都抗癌。

“如果在野外采挖到的冬虫夏草测出含虫草素,那么它一定是被污染了。”10月19日上午,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王成树这样告诉澎拜新闻记者。10月份,他刚刚获得亚洲菌物学会颁发的“亚洲杰出菌物学家奖”。

19日晚上9时,他带领课题组在国际学术期刊《细胞·化学生物学》(Cell Chemical Biology)上在线发表论文,宣布冬虫夏草中不含虫草素,并称这是基因决定的。

“因为冬虫夏草中根本没有虫草素合成基因,蝉花中也没有,”王成树说。

明星分子虫草素尚未完成临床试验

长期以来,虫草素是一个明星分子,屡屡登上广告,也多次引发诉讼和质疑。

虫草素一直被称具有抗癌、抗菌等活性,但一直缺乏充分的临床试验证据。截至目前,食药监部门尚未批准虫草素作为药物上市销售。

虫草素的研究历史可以追溯到1950年。当年12月,德国科学家在《自然》(Nature)发表论文,首次发现了虫草素。但近70年来,人们一直不知道它是如何被合成的。

蛹虫草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摄

蛹虫草中含有虫草素。王成树课题组在研究虫草素的合成路径时,有了意外收获。他们在蛹虫草中发现一种抗癌活性成分“喷司他丁”。早在1991年,“喷司他丁”就作为抗白血病药物,通过美国食药监局(FDA)的批准,在美国上市。其产品主要通过化学合成的方法生产。

含有“喷司他丁”,意味着蛹虫草具有一定的抗癌功能。但不幸的是,冬虫夏草、蝉花中既不含虫草素,也不含“喷司他丁”。

各种各样的虫草,目前人类已经发现1500多种。受访者供图

目前人类已经发现1500多种虫草,王成树课题组已对其中的18种开展了基因组研究。他们发现,只有蛹虫草和九洲虫草中含有“喷司他丁”和虫草素。

此外,一种霉菌构巢曲霉也可以合成“喷司他丁”和虫草素。在野外,冬虫夏草可能沾染上这种霉菌,从而含有微量的虫草素。但也不能将冬虫夏草一棒子打死。王成树表示,他们在冬虫夏草基因组中发现二十多个可能合成活性物质的基因簇,但截至目前,其基因功能未知。

7年时间发现抗癌成分“喷司他丁”合成途径

“喷司他丁”这一抗癌活性成分可以作为衡量蛹虫草质量标准的分子指标之一。

王成树表示,活性成分和分子指标是否明确,是中草药走向国际市场时面临的挑战之一。而传统中草药除了中医药典籍上记录的功效,还有哪些功效,还有哪些新的活性成分,这个问题的答案里有一座金矿。

蛹虫草中的基因簇同时合成虫草素(Cordycepin, COR)和喷司他丁(Pentostatin, PTN)。 中科院上海植生生态所 图

“喷司他丁”和虫草素总是相伴出现。而进一步的研究证实,“喷司他丁”是虫草素的保护伞。如果缺乏“喷司他丁”,虫草素将被降解。

王成树透露,早在2011年,他们就测序了蛹虫草的基因组,并发表了相关论文。但为了弄清楚了虫草素的合成途径、“喷司他丁”的合成途径,他们又花费了近7年时间。

这一最新论文发表时,该课题组原来的一位博士研究生已经毕业,目前在海外留学。

摄入虫草素不宜过量

王成树说,从青蒿治疗疟疾,到发现青蒿素;从蛹虫草到发现“喷司他丁”,这是药物研发人员要修炼的内功。

王成树表示,他们已经对“喷司他丁”和虫草素合成途径中的基因申请了专利保护。未来,这些基因有望应用在合成生物学上,利用其它细菌或植物来合成“喷司他丁”和虫草素。

此外,王成树提醒,人们日常摄入虫草素时,不宜过量。虫草素的分子结构与腺嘌呤核苷酸非常相像,人类DNA或RNA合成过程中一旦掺入磷酸化的虫草素,可能造成基因的变异或功能丧失。这是其抗癌的机理,但同时也可能对人体中增殖速度较快的细胞产生负面影响。在蛹虫草中,研究人员观察到,该真菌会将过量的虫草素降解。

王成树推测,“喷司他丁”和虫草素是蛹虫草适应环境的“武器”,可用于对抗野外环境中其他微生物。

他们发现,蛹虫草在家蚕的蚕蛹上生长时,合成“喷司他丁”的量最高;在米饭上生长时,合成的量有所减少;液体培养时,合成的量最少。其中的分子机理尚不清楚。通过在米饭上培养蛹虫草,目前蛹虫草的年产量大约1000多吨。

米饭上长出的蛹虫草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摄

他说,虫草并不神秘,但仍有许多生物学问题不清楚。昆虫被真菌侵染,得了真菌病后,其死亡的残体——菌虫复合体,就是虫草。自然界中,除了蛹虫草,还有蜘蛛、蚂蚁、蜜蜂、蝗虫等类型的虫草。人类已发现的1500多种虫草,除了昆虫类型不同,还有侵染的真菌种类差异。

福山生物富硒蛹虫草采集自长白山区的精选原代或初代野生蛹虫草菌种,配合先进的自然生长富硒核心专利技术,培植过程全要素掌控,实现了有机硒与虫草功能因子的完美结合,与冬虫夏草及普通北虫草相比有显著优势:

1、培植全程控制,比野生虫草安全。野生环境下生长的虫草可能出现砷、铅、汞、镉超标以及寄生微生物的污染。人工技术培植,全过程、全要素监测管控。产品更安全、更放心。

2、营养含量更高,功效显著提升。此外富硒也使核心营养成分虫草素、腺苷及氨基酸含量比普通虫草显著提高,滋补功效显著提升。

3、独有富硒专利,有机硒含量超过99%,协同增效。富硒蛹虫草经过第三方权威机构(英格尔检测技术服务公司)检测,富硒水平稳定可控,有机硒含量超过99%,超过冬虫夏草100倍,并完全与虫草多糖及虫草蛋白等活性成分自然结合,可满足日常补硒需要,显著提升人体健康水平。

4、含有抗癌的“喷司他丁”。而冬虫夏草、蝉花中既不含虫草素,也不含“喷司他丁”,没有虫草素合成基因,蝉花也没有。

蛹虫草在生长过程中自然的从培养基里吸收硒元素,生长成高品质的富硒蛹虫草。它不仅含有虫草素、腺苷和虫草多糖,含有菌类在自然生长中吸收转化而成的植物有机硒,包括虫草硒多糖、硒代蛋氨酸等,有机硒含量99%以上,是目前最安全、最易吸收的硒形式。